霸气的游戏名字_好听好看的游戏名字_游戏名字大全

游戏名字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子竞技 > 游戏故事 > 游戏人生,人生游戏

游戏人生,人生游戏

时间:2014-03-16 19:06 来源:www.injz.net 作者:家族名字 点击:
我不情愿的打出了“GG”,自然,我们第一次线下赛输了。
三局两胜的比赛,我们很轻松取得了首局的胜利,就像平时磨合两三百局的阵容和配合那样,我们大喊着“Nice!Nice!”,挥舞的拳头几近能把空气打碎个五六七八回。比赛的局势却在第二局已然有非常巨大优势之下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某处的视野缺失让我们在刚刚取得胜利的团战后遭遇了一波团灭!战局急转直下,节奏被对方牢牢掌握,喜闻乐见的逆风局大翻盘出现了。
我还清楚的记得耳机是被我扯下来的,我不服气地盯着已然变成黑白的屏幕,对手简直菜得抠脚,对方偌大的野区俨然成了我和笑笑的养猪场——谁出门谁死。我和笑笑的击杀配合练习了数百次上千次,默契程度不亚于邓肯与吉诺比利的挡拆和科比与奥尼尔的空接,对手还未来得及撤退就已经被我们击杀。
“为什么?”我问笑笑。
九十年代初家里有一台电脑意味着什么?当然是可以玩大富翁啊,笨蛋!
DOS时代的电脑是命令和代码的天堂,每次打开软件和游戏都需要输入一长串英文代码,特别在按键上还印有五笔字根的情况下,能对照着小本子上手写的不认识的符号找到对应的字母,对一个还在上幼儿园的小朋友来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自从我自豪的把家里电脑能玩一个叫大富翁的游戏告诉大院里的小伙伴和大伙伴之后,不大的房间了就成了我们的天堂,大家都希望到周末能来玩上几局。是韦笑哥率先发现了这个游戏的漏洞——一旦孙小美倒闭游戏就会关闭——大家自然就没得玩啦!我钟爱戴着草帽踩着单车满世界收租的憨厚暴发户阿土伯,每当孙小美途径我的地段,韦笑哥总会威胁我:“你敢收!我倒闭了就没得玩了!”作为年纪最轻的玩家,我自然缴械投降,眼巴巴的看着他们的摩天大楼一座座拔地而起,而我只能一边啃着雪条一边看着零星散落在台北最不值钱段落的地皮发呆。
我现在仍然记得第一次进网吧时忐忑慌张的心情,那时刚上小学一年级,跟着韦笑哥的屁股进了万元街的一家网吧。99年,大街上的网吧还没有连上互联网,只能玩一些单机和局域网游戏,星际争霸1和帝国时代当然肯定还少不了红色警戒这些能进行局域网联机的RTS即时战略游戏成了网吧里的宠儿。第一次看到星际里人物、背景和装备的我完全被牢牢吸引住,连走路吃饭乃至做梦我都在幻想着那些与乔治·卢卡斯的星球大战里有着极高相似度的飞船,我疯狂的幻想着自己能设计和拥有一艘可以驰骋在公安局前大鱼塘里的宇宙飞船,“我长大了肯定不是一般人,我能设计宇宙飞船飞出象州”,我坐在阿英姐的女式摩托后面一边看着头顶的天空一边想——可是我快迟到了。
03年,网易先后推出的两款MMORPG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大话西游和梦幻西游颠覆了我对电脑游戏的认识——女生也玩电脑游戏和电脑游戏也是需要花钱的。同年,远在美国的Blizzard暴雪公司推出了旗下游戏魔兽争霸III新的资料片——冰封王座,这部游戏史上堪称最经典之一的资料片不仅让我大呼过瘾也改变了一些人的人生轨迹,Sky李晓峰就是其中之一。
Sky原先是一位星际I玩家,在星际的战网上颇有名气,同时一位也是读医专的普通八零后学生,父亲母亲希望他能在毕业后回到父亲所在的医院工作。03年即将毕业的Sky趁父亲外出进修在郑州的网吧里与几个战队的队员开始熟悉暴雪刚推出的魔兽III,并在暴雪的BN战网平台上练级,用了三个月冲到了中国第一。那时候Sky他们都没有收入,每天只吃一顿饭,白天网吧要营业,他们只能晚上训练,睡觉的地方是网吧后面的一个小仓库,进仓库的口只有1米高,里边有一张只能睡上铺的架子床,Sky每天和一个体型很大的朋友挤在那一张床上,这样的日子持续了3个月。 
04年春节的时候,Sky的父亲结束了进修回到家,对Sky没有继续在医院实习,以及对母亲没有尽到监督责任十分愤怒,一时间家里的气氛十分紧张。就在这时,Sky得知北京一家俱乐部正在招聘职业电子竞技选手,每月一千块包吃住,Sky想去试试,虽然父亲很舍不得,但是为了能让Sky吃点苦,就无奈的同意了,于是,Sky从河南来到了北京发展。 
俱乐部将Sky收入魔兽争霸项目选手名单,签了三个月的合同,就这样Sky稀里糊涂成了魔兽争霸选手。Sky很珍惜这个机会,抱着吃苦和学习的心态每天在BN上联系14个小时以上,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这期间Sky拿到了北京赛区的冠军。
后来的事很多人都知道了,Sky在2005年新加坡和2006年蒙扎连续获得了被誉为电竞竞技奥运会的WCG魔兽III项目冠军。一直到2012年在昆山举行的WCG魔兽III项目季军争夺战中打败韩国电竞代表人物Moon张载豪,Sky还获得了两个WCG亚军和一个季军,期间获得的各种赛事冠军不计其数。Sky让中国人第一次站在了世界电子竞技的最高领奖台上,也让中国人开始了解电子竞技,让更多的人喜欢它,并以它为生。
“啊二楼人满啦,不准再上去。”五星电器的工作人员坐在楼梯上,一边挽起袖子一边对我们说。我挤在人群里,七月的汗味把每个人熏得难受,可是再焦急也盼不来能与正在二楼接受采访的Sky见面的机会。我缓慢而又小心的挤到了楼梯前,忽然,人群中有几个佩戴标牌的男女也挤了过来,汗臭的味道早已把他们都包裹起来。他们对着坐在楼梯上的工作人员解释,我好像听到他们说自己是哪个杂志社的,活动结束后要给Sky做个专访。机会来了,我心想。我悄悄地跟着他们,迅速的从书包里拿出笔记本,装着实习小编的样子一步一步的踏上了二楼。
Sky比照片里的瘦,和他当年刚入行的时候差不多,下巴尖尖的,在方形脸上像突然转了一笔。我挤在人堆里,在只和Sky距离两米的地方,看他打了两局水友赛,大汗淋漓。
“我见到了Sky,我高兴死了!”我特许自己可以这样直白。
对手从网吧的那头走过来握手。
“你们打得很不错。”
“呵呵。”
我们一伙人走出了网吧,早晨10点的太阳已经分外刺眼。
笑笑看出了我的不解,“游戏嘛,没事”,他说。
栏目列表